be365 体育投注



正文卷 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间真好(大章求票!)

    红罗娘娘在混沌之气中翻滚,却又努力维持身形。那混沌之气极为危险,号称仙人不入,若是进入其中,便化仙为凡,从不死不灭的仙人变为凡人。

    苏云抬头仰望那女子,只见她稳住身形之后,便四下里游动,四处摸索,寻找自己的下落。

    她在混沌谷上方,便是神通广大的仙人,而落入谷中混沌之气内,便是凡夫俗子,肌肤很快在混沌之气的侵蚀下溃烂。

    苏云怔然,心中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触,只觉既是感动又有些不可思议。

    与他交往的人们之中,很少有人会如此纯粹。

    哪怕是宋命、郎云这等过命交情的人,在一开始接触时,也是彼此算计,斗法,较量一番之后,才引为知己,成了朋友。

    像红罗娘娘这等不愿伤及无辜,又舍命救人的人,实在少见。

    “一个生活在帝廷的后廷之中,身边到处都是天后那样的女人,岂能出淤泥而不染?否则怎么活下来?”

    苏云摇了摇头,没有搭理红罗娘娘,催动青铜符节继续向谷地的深处而去。

    他不住回头张望,却见那女子在混沌之气中被侵蚀得衣着和身躯破败,犹自在搜寻。

    苏云没有理会。

    等到他再度回头望去,只见红罗娘娘在用力蹬腿,双手向下拨动,试图向上游去,然而那混沌之气却极为沉重,又没有任何浮力,任何东西落进去都休想浮起来,比弱水还要危险!

    红罗娘娘努力往上游,身体却在往下沉,肺部呼吸混沌之气,身体越来越沉。

    渐渐地,她无力挣扎,认命一般坠落下去。

    苏云皱眉,青铜符节折返,将这女子接到符节之中。

    符节内部自成空间,隔绝外界的混沌之气,红罗娘娘到了符节中只觉法力修为立刻恢复,剧烈咳嗽起来,将胸肺和灵界中的混沌之气拍出体外!

    她功法奇特,只见那被侵蚀的肌肤和衣衫,在自我生长,很快恢复如初。

    青铜符节静谧无声,在混沌之气中穿梭,向谷底驶去。

    红罗娘娘恢复过来,惊疑不定,打量这青铜符节,吃惊道:“邪帝兵符!”

    苏云回头,不解道:“姑娘,你是前朝仙帝的妃子,为何称他为邪帝?”

    “他做得出来邪恶之事,还不许人说哩?”

    红罗娘娘打量符节,道:“人家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嫁给鸡又不是变成鸡,嫁给狗又不会变成狗,我还不能说夫家是鸡狗?”

    苏云哑然失笑,邪帝选红罗入后宫,成为贵妃娘娘,还真是鸡犬不宁。

    “你怎么会有邪帝兵符?”

    红罗娘娘面色严肃的盯着他,突然悲愤起来:“你是邪帝的鹰犬?”

    苏云耐心解释道:“我是帝使,邪帝命我为使者,联络义士,准备反丰复辟……”

    “你还说不是邪帝鹰犬?邪帝使者就是鹰犬!”

    红罗娘娘更加悲愤,气冲冲道:“他复辟成了,便又会把这些辛辛苦苦修炼成仙的女孩子纳入后宫,把我们关在后廷里!我们从一介凡人苦修成仙,参禅悟道,求的是自由自在的大解脱,到了仙界却成了他人的玩物!我们如今被天后困在后廷,与被他困在后廷有何区别?”

    苏云不再说话,催动青铜符节,这符节感应到混沌大帝其他肢体的气息,向那肢体接近。

    “你……”

    红罗娘娘沉默了片刻,悄悄戳了戳苏云的肩膀,咬着下唇,道:“你,改邪归正罢,不要再作恶了,我替那些被邪帝糟蹋的女子谢谢你……”

    苏云笑道:“姑娘放心,我不会作恶。”

    “你发誓!”

    苏云还未来得及发誓,青铜符节便已经穿过蒙蒙的混沌之气来到一个庞然大物面前。那是谷中的一座小山,小山上刻着一些字迹。

    苏云控制青铜符节缓缓浮起,站在符节入口去查看那些自己,红罗娘娘也站在他身边,努力张望,突然低呼道:“是应誓石!”

    苏云细细看去,只见小山上的字迹写的却是一篇誓言,天后以后廷所有女子立誓,与帝丰达成契约,不得违背。若是违背誓言,离开后廷,便会遭劫,性灵化作混沌之气,肉身衰败,七日必死等等。

    至于契约的内容则是以仙道符文烙印在这块应誓石之上。

    苏云打量一番,只见应誓石没有被切开的痕迹,疑惑道:“红罗姑娘,你不是说有人用混沌大帝的肢体潜入此地,切开应誓石带走了帝丰那部分誓言吗?为何这里没有留下切痕?”

    红罗娘娘也在打量,疑惑道:“真的没有切痕……不过当年,的确有人潜入此地盗取应誓石,天后也是这么说的……难道说,应誓石有两块?”

    苏云仔细想了想,的确有这个可能,道:“红罗姑娘,你看看这山壁上是否有你的名字。”

    红罗娘娘点头,细细查看。

    苏云也在四下张望,寻找混沌大帝的肢体,心道:“青铜符节吸引我来到这里,那么混沌大帝的肢体一定在附近,不过,会在何处?”

    过了良久,红罗娘娘查看完山体上所有符文烙印,失望的摇了摇头,道:“这符誓上面没有我们的名字……”

    苏云催动符节,四下里游走,道:“会不会天后将你们的名字隐藏起来了?”

    红罗娘娘黯然道:“倘若隐藏起来,那就麻烦了。她与帝丰的本事相差不多,她隐藏起来的话,我无法发现……”

    青铜符节速度加快,将混沌谷四周方圆数十里都寻找一遍,这里被混沌之气压得极为平坦,不可能藏有混沌大帝的肢体!

    苏云心中焦躁:“混沌谷中,除了这座山,便再无其他东西……等一下!”

    他脑中灵光一闪,调转符节,面朝那座山峦。

    只见那座山峦很是方正,与其他山峰大为不同,不过从山体来看,这座山并没有经过打磨切割,是一座天然的山体!

    “混沌大帝被人切断了所有指头,锯掉所有肋骨,挖去心脏,移除眼耳鼻舌,浇灌五色金,尸沉混沌海。”

    苏云仰望这座山体,喃喃道:“那么这座山,应该是他的牙齿。”

    苏云定了定神,缓缓开口,念诵混沌七字真言,只见这座山峦突然震动起来,混沌谷动荡不休,而那山体也在渐渐缩小,猛地从地底连根拔起,化作一个长达四五寸的锥体!

    这锥体表面,突然间涌现出绚丽符文,晦涩深奥,渺渺茫茫间传来阵阵混沌之音,震耳欲聋!

    四周混沌谷中的混沌之气顿时像是得到召唤一般,呼啸而来,向那颗锥体般的牙齿中涌去!

    很快,混沌谷便径自干涸,露出黝黑的地面和四周的山峦。

    苏云心头一跳,急忙将这颗牙齿收入自己的灵界中。

    红罗娘娘又惊又喜,失声道:“应誓石上的誓言解除了吗?我们恢复自由之身了?”

    她冲出青铜符节,天空中传来铃声般清脆的笑声,过了片刻,红罗娘娘呼啸飞回,落在画舫上,向苏云用力招手,因为太兴奋,脸色有些红晕。

    “天后将我们困在这里,而今终于恢复了自由身!咱们快去告诉其他人!”

    苏云落在画舫上,红罗娘娘兴奋得雀跃起来,画舫疾驰,向后廷那些宫阙冲去,待来到第一座宫阙前,画舫的速度渐渐放慢下来。

    红罗娘娘有些迟疑,道:“我现在还不知道誓言是否真的解除了,倘若没有解除的话,岂不是害了她们……”

    她调转船头,向外飞去,道:“我先一步走出后廷,不就知道是否解除了吗?”

    苏云忍不住提醒道:“红罗姑娘,若是誓言没有解除,你会死的。”

    红罗娘娘兴奋劲儿还在,笑道:“倘若是在后廷中活一辈子,活得比王八还长,我宁愿死了!走!现在应誓石不在混沌之中,誓言一定解除了!”

    她信心百倍,催动画舫向后廷外驶去,道:“当年天后送她的小情郎出后廷,我便悄咪咪的在后面跟着,知道一条离开的道路。咱们也悄咪咪的溜出去……”

    苏云站在画舫上,只见青山如黛,湖泊像是美人的眼。

    那画舫落在湖面上,如同美人的眼眸荡起了涟漪。

    红罗娘娘扯着他的手,纵身跳入平静的湖面中。

    “咚!”

    像是小石子落入湖面,打破宁静。

    苏云本以为自己会湿漉漉的,没想到下一刻,他们却站在一片荒山野岭之中,四周到处是残破的宫阙,倒塌的宫闱,枯败的仙树,荒坟座座,极为凄凉。

    红罗娘娘呆呆的站在那里,脸上不知是喜是悲。

    苏云抬手,在她眼前连续晃动几下,提醒道:“姑娘,我们已经出来了,誓言是否解除了?”

    红罗娘娘还是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突然笑道:“当然是解除了!”

    苏云被她吓了一跳,那红罗娘娘立刻抓着他的手向外飞去,笑道:“你是帝廷主人?你一定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罢?难得出来一趟,咱们先玩几天再回去救出其他姐妹!”

    苏云被她拉得有些踉跄,连忙挣脱她的手,正色道:“男女授受不亲,我是有妇之夫……”

    红罗娘娘面色一沉,一道飘带圈套落下,将苏云捆得结实,拉到跟前,捧着他的脸蛋狠狠亲了几口,粗声粗起道:“告诉你女人,今后几天你是老娘的了!”

    苏云乖巧下来,讷讷道:“你别动粗,我带你四处走走便是。我好歹是帝廷主人,你须得在人前给我点颜面……”

    红罗娘娘解开红罗飘带,挽着他的胳膊往前冲,笑道:“咱们快去,一刻也不要浪费了!”

    苏云只好带着她游历帝廷,路途中,天市垣的老朋友们纷纷驻足观望。

    “陛下身边又换女人了?”

    “我被绑架了!”苏云怒道,“还不来救驾?”

    于是人们纷纷道:“陛下果然又换女人了,其心之渣,世所罕见!”

    “岑伯当年为何救他?还不如埋坑里。”

    ……

    红罗娘娘狐疑道:“你不是帝廷主人吗?”

    苏云黑着脸,痛骂这些反贼,道:“这里是天市垣,不是帝廷,因此有些反贼总想害朕。”

    他们去了元朔在帝廷的驿站,当年的驿站而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城市,商贸来往,发达至极,前往帝座的商船飘扬在北冥的海上,络绎不绝。

    “人间真好!”

    红罗娘娘兴奋得大呼小叫,扯着苏云东奔西跑,用苏云的钱买下各种各样的东西。

    苏云身上很少带现钱,于是拍了拍手,便有通天阁的人前来送钱,任由红罗花去,反正也花不完。

    红罗娘娘又去买各种各样的吃的,又跑去玩各种各样的玩的,这城市里玩腻了,又拉着苏云飞往下一座城市。

    苏云只得由她,天市垣中的城市玩了一遍,正逢初七鬼市,于是两人便去鬼市摆摊。

    红罗娘娘坐在阴影里,向那些前来历练的元朔士子讲着阴森森的鬼故事。

    第二天,她精神百倍,拉着苏云去元朔见识一下风土人情。

    苏云来到元朔的朔方城,迟疑道:“我发过誓,不能踏足元朔半步,我就不陪你了……”

    红罗娘娘猛地将他从空中扯了下来,按在大街上,笑道:“现在便不是半步了,而是两只脚都站在元朔上!走——,去吃好吃的!”

    苏云脑中轰然,呆呆的看着自己双脚。

    这誓言,是他对韩君和秦武陵发的誓,他一直坚持,哪怕他的实力超越了韩君和秦武陵不知凡几,也始终未曾破誓。

    没想到,今日便稀里糊涂的破誓了!

    苏云咬牙:“这个疯婆娘……”

    红罗娘娘拉着他吃遍了朔方城,又跑去文昌学宫体验士子生活,苏云只好来授了节课。晚上的时候,他们住在苏云当年住过的小楼中,苏云听到隔壁传来红罗娘娘的咳嗽声。

    第三天,他们又到了另一个城市,体验风土人情。这天晚上,苏云没有听到她的咳嗽声,这才放心。

    第四天,他们到了东都,去看望裘水镜和左松岩,两人见到苏云居然踏上元朔土地,都是惊诧不已。

    第五天,苏云站在田垄上,看着红罗娘娘在田里跟十几个农家姑娘一边插秧一边闲聊,笑声时不时从田间传来。

    第六天,苏云和红罗娘娘一起去放风筝,追着风筝跑。

    那天晚上,红罗娘娘脚步不停,拉着他去看便夜间的风景。

    最后,两人坐在一座山峰上,等待着日出。

    “人间真好。”

    红罗娘娘靠在苏云身边,气息渐渐微弱下来,低声道:“自由真好,我不应该飞升的……我骗你的,誓言还在,你回去告诉她们,不要出来……”

    她头颅靠在苏云的肩膀上,声音越来越低沉:“我误会你了,你不是邪帝的同党,你很善良……这些天……”

    她剧烈咳嗽起来,眼耳口鼻中渐渐有混沌之气渗出,低声笑道:“你一直陪着我,像是恋人一样……”

    苏云起身,催动青铜符节,飞速道:“我现在送你回到后廷还来得及!”

    “不要!”

    红罗娘娘用力抓住他的手腕,扬起头祈求道:“不要送我回去,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让我死在外面!”

    苏云迟疑一下,轻轻挣脱她的手,走入青铜符节。

    符节转动,消失无踪。

    红罗娘娘孤零零的坐在山头,看着东方正在升起的朝阳。

    仙廷,混沌海的最深处。

    青铜符节旋转着出现,苏云站在符节中,取出混沌大帝的牙齿,恭恭敬敬的献上。

    那颗牙齿飞起,落入混沌大帝的口中。

    “你要什么奖励?”一个宏大的声音在苏云的脑海中响起。

    “我可以把奖励,换成另一件事吗?”

    苏云躬身道:“请陛下抹去牙齿上的誓言。”

    第七日。

    旭日的阳光照耀在红罗娘娘的额头,照亮她的容颜,她并没有如誓言那样死去。

    这一天的早上,苏云回到后廷,准备今日与水萦回的对决。

    ————人间真好,求票票更好,月票告急,求兄弟们火力支援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