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365 体育投注



正文卷 第三百零三章 明月姬

    南犬国,这就是苏礼接下来的目标。

    哪怕肉肠似乎十分抵触,苏礼却还是带着它来到了这里。一方面是剑徒巡山需要,另一方面则是他希望肉肠能够找到自己的父母吧。

    ……这是一片奇异的森林,明明进入的时候是白天,可是行走期间却仿佛能够透过茂密的树叶在头顶看到隐约闪现的月影。

    昏暗而静谧林地之中仿佛可以将一切杂音都给抽离,在这其中哪怕是一丁点的动静都可以弄出很大的声响来……

    苏礼的车架在其中行走,发出了一路的‘沙沙’声,在这林地中引起了巨大的动静,也使得暴烝在驾车的时候显得十分紧张。

    但就在这个时候苏礼钻出了车厢来到了驭手座上,他说:“我们一起走走吧,别驾车了。”

    暴烝听了连忙将车架停下,将之收入自己的储物装备,然后才和苏礼一同小心翼翼地行走在这片月影闪现的林地中。

    “不要那么紧张……这片林地十分友善。你如果心情平和,就会发现它正在敞开怀抱欢迎你的到来。”

    暴烝对此起先完全摸不着头脑,但是想了想自家少爷平时的作风,就懵懂有所悟地放下了一切戒心,然后一言不发地开始行走了起来。

    然后慢慢地他就感觉到了这种‘被欢迎’的感觉是什么了,他渐渐地听到了这静谧森林中的声音……原来它是有自己的声音的,只是如果心怀戒心的话就永远无法倾听罢了。

    于是他渐渐被这座森林所拥抱,慢慢地听到了林地间枝叶摩挲的声音,还有微弱的虫鸣,怯懦的小兽……

    而于外,他和苏礼则渐渐地不再发出任何一丝声音,他们就好像是这森林的一部分,无声无息地于林间穿行……

    这真是一片神奇的森林,苏礼知道这只是他们的声音渐渐地融入到了这森林中去。

    而这么做的好处,就是让人可以轻易地进入感悟自然地境地中去……就像暴烝,这个‘爱顿悟’的仆人似乎又悟出了些什么。

    苏礼则是对这种仿佛与整片森林融为一体的感觉十分好奇,因为他发现这似乎其实是一种很特殊的法术,整片森林就是一个五行自衍的幻术大阵……这种幻术造诣超出他的想象,简直可以虚实不分了。

    就在众人一路前行的时候,却是意外地遇到了一个守卫。

    这是一头毛色米白的犬妖,虽然以人形站立,但是整个头部以及尾部都还保留着犬类特征。它身形修长而健硕,身穿典雅如同礼服一般的月白铠甲,手持一柄寒光四溢的长戈就这么安静地站立在林地间等待着两人的到来。

    不得不说,这不是苏礼遇到过的最强的真妖,但绝对是最有型的一头妖怪了。

    “外来者止步,此乃南犬国月光林地,如非要事,请勿擅闯。”

    声音很沉稳浑厚,还是一头难得的很有礼貌的妖怪。

    有型,又有礼貌,还是犬妖……苏礼低头看了看自己褡裢里缩着脑袋不肯露头的狗子,心中不免开始嘀咕‘别人家的狗子’了……

    “在下苏礼,乃是剑宗剑徒。”苏礼同样温和地回应了一声。

    这犬妖立刻慎重了起来,它那狗头上的毛都仿佛竖了起来,随后说道:“剑徒稍待,吾人这便去通报。”

    它鼻子猛地抽了抽,而后张嘴对身后犬吠了两声。

    忽的,他身后有两头白色的犬类听到了之后立刻扭头就跑……似乎这南犬国就在这片森林的深处。

    苏礼耐心地等待,不过他对这肉肠母亲所在的国度好奇极了,于是问:“你们南犬国,都是白色的犬类吗?”

    那人形犬妖皱了皱眉,对这个问题似乎有些不太愿意回答。但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这里白犬多只是因为享受尊主光辉的犬类毛色会发生自然的‘月光化’,并不是这里只有白色犬类。”

    苏礼听了更来兴趣,他问:“你说的是这南犬国的巅峰大妖明月尊主?听闻它曾经是净光寺的护法神犬,后来那位净光寺神僧登仙城离去之后,就回到这天裂山中建立了南犬国。”

    “尊主之事,吾人不知。”帅气的犬妖冷着脸一言不发。

    苏礼觉得有些无趣,这狗狗帅气是帅气了,但是有些刻板啊。

    不知不觉中,苏礼心中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气氛……安宁、祥和,仿佛一切的污秽都在被洗涤净化。

    于是他若有所觉地转头看去,却见一头难以描述形容的白色大犬步态优雅地向这边走了过来。

    明明是犬态,但是它却分明有着一种如同大家闺秀一般的娴静与高雅。

    浑身雪白的全毛没有一丝杂色,长短适中看起来柔顺又不会显得太过凌厉。那犬首上仿佛有月轮闪现,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十分纯粹。

    苏礼看着这大狗有些熟悉……

    “当代剑徒……在下明月姬,便是南犬国本次与你切磋者。”漂亮的大狗语气温和又悦耳,真的是非常的温柔。

    “切磋?算了吧。”苏礼对于这样温顺而充满了善意的犬妖根本生不出动手的念头,更何况这温柔的明月姬……他的手压在自己胸前褡裢的口袋上,轻轻点了点,想让肉肠出来打个招呼。

    明月姬对此也没有意外,南犬国以及明月犬的特殊性往往使得剑宗也会对它们很放心。

    只是它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是忽然抽动了一下鼻子,然后下意识地将脑袋凑了上来不断地短促吸气……

    这个举动显然有些失礼,但是苏礼却没有阻止。反倒是觉得这明月姬有些‘吐气如兰’的感觉。

    “失礼了……只是阁下身上的气味,明月姬似乎在哪里闻过。”明月姬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后退两步歉然说道。

    也不怪她记不得了,因为八岁时的苏礼与现在肯定是大不相同,不只是样貌,味道上也存在很大的变化……至少他身上的浓郁功德,就一直在改变着他身上的味道。

    “当年我们在这天裂山中见过一面的……和一头黑色的大狗一起。”苏礼忽然若有所指地说了一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