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365 体育投注



银穹 第一百五十八章 善恶只心断

    神丘武库之内,伊鲁库加将金矛握紧,而后对着面前的石像猛地吸了口气。

    霎时间,石像上那副金甲似受牵引,变化为一缕缕金色气光,往他身上缠裹而来,随后又在他身上重新凝聚了出来。

    此刻望去,他手持矛剑,华美甲胄覆裹全身,头盔之上只有眼口在外,完美重现了壁画之上那等威武骄横的神明的模样。

    只在这时,他忽似察觉到了什么,玩味一笑,拿剑矛信手一划,于面前横劈出了一道裂隙,待裂隙扩大到可容人通行后,他往里走入进去,来到了那一处平台之上。

    他看了一前方的石座,毫不客气坐了上去,再是举剑矛向前方一劈,大台中间位置上,顿又出现了一个裂隙。

    过了一会儿,复神会二人如受牵扯一般,自里跌跌撞撞走了出来。

    伊鲁库加玩味一笑,道:“我的使者,你们有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

    复神会两人看过来,见他坐在台座之上,心中不由惊疑不定,因为伊尔之光的消散,他们认为这位应该是出事了,可是为什么……

    不过他们转而又想到了另一个可能,连忙低头下来,致礼道:“尊敬的伊尔,我们按照您的神谕,又找到了两个信神,他们依旧愿意履行远古以来的约定,为伊帕尔神族效力。”

    伊鲁库加手肘靠在扶手上,托着一侧的脸颊,道:“是么?那么他们的要求是什么?”

    金色面具人谨慎道:“他们只是希望在重新主宰世界后,伊帕尔能分给他们足够丰厚的信仰。”

    伊鲁库加的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扶手,道:“这个条件很合理,我可以答应他们。”

    他又看向下方,一语双关道:“我对愿意跟随伊帕尔的人一向非常慷慨,你们也应该看出来了,我并不是我那个无能又胆怯的兄弟,我的作风和他不一样,我不像他那样只会给出一些空头许诺,我给你们的,会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他拿着剑矛向下一指,又是一个巨大的间穹裂隙浮现了出来,可见望见里面有一个圆形的石池,池中流淌着金赤色的液体,看着十分厚重粘稠,只是那些水液似如活物一样,时不时会隆起转动。

    复神会二人看到这等诡异场景,不由自主退开两步,可随即似想到了什么,铜色面具女子带着几分激动道:“这是……伊卡纳圣池?”

    伊鲁库加道:“我从你们的记忆中看出了你们的目的,我并不排斥你们的想法,相反还很欣赏,只是你们的力量实在太弱了,这样又能办成什么事呢?

    伊卡纳池一向是伊帕尔神族用来奖赏有功外族的,只要浸泡在里面,就能获得强大的力量和体魄,比起伊帕尔神裔也是一点都不弱,这是伊帕尔赐给信奉者的礼物。我对于你们之前作为很满意,所以允许你们进入神池,这也是你们理应获得的回报。”

    金色面具人和铜面具的女子都是无比欣喜,他们立刻匍匐下来,跪拜致谢。

    伊鲁库加道:“你们不用太过感谢我,我说过,这是你们应得的奖励,只要为我效命,就能得到好处,如果我不给好处,你们这些原本不是伊帕尔族的人为什么要信奉我呢?只是出于对力量的崇拜么?”

    他嗤笑一声,“那也是信仰倒塌最快的一批人。”他一挥手,“好了,你领取你们的奖赏吧。”

    复神会二人再是一拜,他们站起来,带着期待往裂隙之中走入进去,随着身后的裂隙合拢,二人对视了一眼,小心翼翼走入了那水池之中。

    只是一进入到里面,那些金赤色的水液就迅速蔓延到他们身上,并将他们包裹围住,而后渗透入他们的身躯之中,随后将他们拖拽下去,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面具也是掉落了下来。

    金色面具人底下是一张略显苍老的脸庞,而另一个稍稍年轻一些,大约三十不到的女子,两个人此刻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沼泽地一般往下沉去,不禁略微有些慌张。

    可是这个时候,他们身躯被那液体所包裹,根本没法动弹,只能僵硬的看着水液慢慢没过胸膛,再一路没过口鼻,最后将他们整个吞没进去。

    只是一会儿,两个人就完全沉入了池子底下,水液平静了下来,再也没有了声息。

    良久之后,水液之上泛起一阵阵波澜,两个人一下从底下冒出头来,随后半个身躯浮现在了池面之上,但是相貌身形已与之前大不一样,像是一下回到了青春之时。

    那女子惊喜得看着自己手臂之上光润的肌肤,又摸了摸脸颊,皱纹和松弛的肌肉现在变得充满了弹性,且是光润饱满。

    她的长发一直垂到了水面之上,几乎占满了半边水池。透着水面还能看到娇艳的嘴唇,那张眉目似画的脸庞,还有那妖娆的身姿令她自己也是不自觉的沉醉。

    男子原来的白发完全变得浓密且富有光泽,身上肌肉也是异常饱满有力,双目之中透着一股犀利的神采。

    他握了握拳头,感受着那充沛的力量,又深吸了一口气,宽厚的胸膛也是随之扩张了一下。

    他意念一动,有灵性光芒从身上绽开,而女子也是同样如此做,两个人身躯都是散发着莹莹光芒,从池子里面缓缓飘升了起来。

    男子将那金色面具抓了过来,重新扣在了脸上,道:“力量,活力,神性,这正是我们所追求的。”

    女子却没有再将自己的容貌遮起来,而是以手梳理了一下如瀑长发,对那光滑如丝物一般的手感到非常满意,她道:“那是恶神么?为什么我感觉他比那位善神更好打交道?”

    男子沉声言道:“善恶的观念从来没有一个准线,从不同立场出发,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族类所认为的善恶,不见的就是另一个族类所认为的,更别说这位是神明了。

    若是由传说来推及,这位的恶或许是更懂人心,更懂得用利益和好处去笼络人,而那位的善也并未见的是真善,而是本部族的品性的遵守。

    但你说得不错,或许这位更好,虽是笼络人心,可是给了我们这样的好处,让我也是忍不住想投效他,为他做事,期待以后能获得更大的好处。”

    他最后又郑重提醒了一句,“不过也需小心,若是我们不能达成他的要求,那他下起来手,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女子认真点头,她自然是知道神明的凶残的,史诗篇章之中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了。

    因是两人因为身形拔高,衣物变得有些破烂了,故是又以金赤色的液体凝结成了一套整齐外衣,这才自那重新张开的裂隙之内走了出来,并对着座上的伊库鲁加执礼,道:“感谢伟大的伊尔的恩赐。”

    伊库鲁加在座上了看看他们,满意道:“很好,你们两个拥有力量,这样就能更好的协助我。”

    复神会二人对他这样的言语并不反感,把利益说开了,他们反而更安心。

    “现在跟我来。”

    伊库鲁加拿起剑矛一划,撕开一道裂隙,带着二人来到了一个广袤富饶的平原之上,隐隐可到尽头处矗立着一座宏伟宫殿。

    两人看到这一幕,恍惚之中带着几分震惊,“伊帕尔金宫?”

    伊库鲁加道:“是的,这里就是父神和母神的休眠之地,伊奇曼丹想要让伊帕尔神族重新崛起,可是他却为了自己的私心,刻意忽略了这个地方。”

    男子致礼道:“感谢尊敬的伊尔带我们来到这片神圣之地。”

    伊鲁库加却是轻蔑和不屑一笑,“神圣?哪有什么神圣,只是力量的征服罢了,失去了力量,我们脚下所站立的地方和外面的泥土和水没有什么区别。”

    男子这时有些明白了,这位恶神被称为恶恐怕就是在于对权威的蔑视,表面所需维护的东西他全然不在乎,只讲最纯粹的利益。

    伊库鲁加这时一皱眉,回头往裂隙之外看有一眼,自语道:“看来我们的动作需要快一点了。”

    另一边,那个道人已然带着童子走入了神丘,作为外来者,他们也是沿着双子之门这个现成存在的通道走进来的。

    小童好奇的看着两边那一幅幅壁画,这时咦了一声,指着道:“老师你看,这是不是我们?”

    那道人看去,见那一幅壁画之上,显现的是一个道人带着一个小童走入峡谷,冷笑一声,道:“不过是‘观未断现’之术罢了。”

    小童问道:“老师,什么是‘观未断现’之术?”

    道人言道:“不论修行之人还有神异之人因功行层次不同,其所观之世也自不同,功高之人,也自能观未来之变,只未来之变不定,越是大能者变数越多,然可凡人则择选之路不多,来去不过这几个变化,自然一望便知。

    此图便是如此,此间之神异不过是知我要来,故先一步映现出来,这也只是欺一下凡人罢了,说穿了也是一文不值。”

    小童恍然,他再往后面望去,见是道人站在那里,面前有巨人阻挡,后面还有倒塌的破烂石像。

    这一副画后面还有几幅,有的是道人在与巨人交手,有的却是在与巨人对话,彼此之间充满了一种矛盾,还有的地方十分模糊,只能勉强分辨,看去像是经历了无数岁月,导致了许多地方剥落一般。

    小童伸手一指,道:“下面这些画如此模样,想来就是老师所言变数太多之故了。”

    道人道:“不错,我欲如何,全凭我心,我心一变,自然难得观准,只能以此模棱之意展现,甚或出现复叠之图。”

    小童左右看了看,可是越看越觉不对,小心问道:“老师,那下来这些图上怎么没有徒儿啊?”

    ……

    ……

    ……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