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365 体育投注



正文卷 第五百一十六章 帮你数数心跳

    贾蔷三人走后,平儿一下捂住胸口,大口喘息着,面上冷汗都下来了。

    凤姐儿比她也好不到哪去,却还是嘴硬骂道:“瞧你这熊样!”

    平儿气道:“奶奶少逞能!今儿果真号出来是喜脉,奶奶还活不活?”

    凤姐儿恨的咬牙,心里虽后怕,却仍道:“我怕甚么?是我的过错?贾家爷们儿一个比一个可恨,大不了我说出来,一拍两散,死个干净!”

    平儿闻言心里就不舒服了,道:“那也不是我们爷故意的,不过走错了方向,岔了道。果真闹开了,他也未必有事。”

    凤姐儿抬头在她胳膊上抽了下,怒道:“你这浪蹄子肏鬼呢?他未必有事,我就该死?合着我白被他作践成那样,到头来反倒派我的不是?”

    “好了好了好了!”

    平儿听不下去了,双手连连摆起,道:“快别说这些了,谁派你的不是了?眼下是……我们爷和尹家郡主自不会往外说,可宝姑娘怎么办?”

    凤姐儿闻言,丹凤眼微眯,道:“宝丫头素来藏愚守拙,不该理会的事,半句也不会多说。若是果真有了,那必是藏不住了。可若只是……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姑娘家,怎会多说?不相干。”

    平儿提醒道:“旁人不说,难道姨妈问起来也不说?”

    凤姐儿闻言,变了面色,仔细想一想,还真有这样的可能,她沉吟稍许后,对平儿道:“你去寻她,同她说,我原是因为这个才气成这样的,让她莫要与人多说。”

    平儿迟疑道:“会不会,反而露了马脚?宝姑娘最是聪慧过人……”

    凤姐儿使狠道:“左右和她不相干,露了马脚,让你们爷去处理。他造下的孽,凭甚么让我提心吊胆?去,让绘金、丰儿叫车来,我要回去了,一辈子都不来你们府了。你以后有事,就去西府。”

    ……

    平儿前院。

    尹子瑜看着寻寻常常、简简单单的家俬,连个正经古董也没有,愈发相信了贾蔷先前之言,对他的看法再度变了些。

    贾蔷自然看出她目光的变化,笑了笑没多说甚么。

    落座后,晴雯来奉了茶。

    看她颜色出落的极好,尹子瑜与她浅浅一笑。

    尹子瑜常年来往宫中,静气中亦带着从容的大气,合在一起,岂不就是贵气?

    晴雯见了,笑容有些僵,犹豫着是不是要和头回见黛玉那样给磕个头……

    贾蔷看她那不自然的模样,摆手笑道:“这丫头手脚极巧,脾气却是一块爆炭,平日里和我也敢顶嘴,这会儿倒是知道厉害了。你怕甚么?下去顽罢。”

    晴雯闻言,心里明白,这位到底还是不及黛玉,想明白这点,心里反倒开心起来。

    贾蔷能不以皇后侄女、堂堂郡主为尊,说明他是个念旧情的人,有骨气,也有人情味儿。

    念及此,她抿嘴一笑,桃花眼里也不慌张了,嗔了贾蔷一眼后,转身离去。

    贾蔷也没想到这丫头心里那么多戏,见她放开了,也不理会了。

    又对侍立在一旁的宝钗道:“薛妹妹也坐下罢,我要给郡主授些课业,功夫教久,你总站着也不像。”

    宝钗忙笑道:“蔷……哥哥不必理我,原是我的本分,不当紧的。”

    听闻她这样的称呼,贾蔷呵呵笑了起来,多看了她一眼。

    宝钗也叫的很是害羞,不过再想想也没甚么,便也坦荡起来,盈盈看了贾蔷一眼。

    尹子瑜落笔书道:“不必拘礼,我屋子里,便是丫头也随意些,何况女官非婢女。”

    宝钗见了后,犹豫了下,才福礼谢过,到客位让出首座后,寻了把椅子坐下。

    贾蔷又是一笑,然后见尹子瑜从一木箱中取出一本厚厚的书来,轻轻推到贾蔷面前。

    贾蔷翻开后,看了看讲道:“头部,其实可讲的不多,便是西洋的郎中们,此刻对头部明白的也没多少。但有一点肯定和咱们的说法不同,就是人想事情、思考事情、学习事物,是用头脑,而不是用心。咱们常说,‘可记在心里了’,‘心里明白’,说谁‘生了七窍玲珑心’,其实都是头脑聪明。而人的死亡,指的也是脑死亡。姑娘是学医的,当知道头部的死穴最多,不可轻碰,是不是?”

    尹子瑜缓缓点头,并提笔做了些笔迹。

    这一幕,让宝钗看到后,简直感到震惊……

    她是真没想到,贾蔷竟还有此才!

    原本,宝钗还以为贾蔷只是寻个由头,请了尹子瑜上门来做客。

    谁能料到,居然真的是在讲学!

    等尹子瑜记罢,又听贾蔷讲道:“好些人爱吃酒,爱吃肉,尤其是肥肉。吃的肥头大耳,以为福相,其实不是。西洋人解剖过不少人的尸体,结果发现,肥胖之人的血路……也就是血管,会因为肥胖而变得油腻狭窄,旁的地方且不说,一旦脑部血管也如此,那么人就会常常觉得头晕昏睡,还有可能偏瘫,这也是中医中所说的中风的缘由之一。”

    尹子瑜闻言,眼睛登时明亮,提笔记下。

    宝钗听了,却唬了一跳,怎么连尸体都出现了,西洋的郎中,还解剖尸体?

    再一听胖子居然会中风,又唬了一跳……

    等尹子瑜记完,接下来,贾蔷摸了摸脖颈处,道:“这里有趣,有食道和气管两处。常听人说,喝水呛住了,或是吃饭时米粒进错了位置,走错了道,引起剧烈咳嗽。气管在食道前方,喉结在下,二者是邻居,气管和食道共同开口于喉咙,咽部吞咽是气管开口关闭,以避免食物进入气道,气道通肺部,食道通胃道,气管是呼吸道,食道消化通道。”

    这个尹子瑜倒没再记,中医上也有此说。

    见居然没达到效果,贾蔷又来一记狠的,他摸了摸侧颈,道:“触摸此处,可感到脉搏,也是人的生死大穴之一,西洋郎中称之为颈动脉。此处极易产生颈动脉狭窄,九成中风之人,必有颈动脉狭窄。而颈动脉狭窄者,八成以上,皆是胖子。”

    “……”

    宝钗双手隐隐攥紧,面无表情。

    贾蔷也终于发现了她的不对,哑然失笑道:“薛妹妹,不是在说你,你根本和胖不搭边儿,你只是微丰。”

    宝钗:“……”

    贾蔷干咳了声,解释道:“总之,你这样的不当紧。不过平日里也要多走走逛逛,别总坐着。”

    宝钗默默站起身来……

    看到贾蔷不无狼狈的模样,尹子瑜抿口笑了起来。

    贾蔷摆手道:“罢罢,越说越错,不说了,总之不是在说你就是。”

    讲完脖颈,就该讲心脏了……

    贾蔷在身前比划了下,道:“咱们身子看起来是一体的,其实是分成两部分的。下半部分有胃、肠、肝、胰、肾、膀胱乃至卵巢和子宫等脏器。而上半部,则是心和肺。中间,以膈肌分隔开来。”

    他拿过纸笔,略略画了张草图,中间画了一横,示意膈肌。

    “心脏的位置,是在人体正中线偏左,即有六成心脏在中线左侧,三成心脏在中线右侧。而心脏的形状,如一个倒置的前后略扁的圆锥体,形似桃子,其大小约为本人拳头大小。”

    尹子瑜和宝钗不约而同的握起了右拳,看了看。

    见此,贾蔷微笑道:“你知道心脏一天跳动多少次么?”

    尹子瑜微微摇头,目光好奇的看向贾蔷,贾蔷笑道:“大概是十一万五千次。”

    尹子瑜落笔书道:“你数过?”

    贾蔷笑了笑,道:“只要数出一刻钟心脏跳动多少下,就可计算出一个时辰跳多少下,这个数字的十二倍,便是一天的数字。你要不要数一数?”

    尹子瑜闻言,微微讶然的看向贾蔷,这算是轻薄么?

    宝钗也蹙起眉头来,看向贾蔷,以为不妥。

    数心跳,岂不是要趴在心口上数?

    贾蔷笑道:“把脉数数,数的便是心跳。里屋有座钟,薛妹妹数着下面那个吊坠,左右摇摆六十下喊停,西洋将这个叫做一分钟。一分钟内的心跳数,可以测出人的心脏有没有问题。”

    尹子瑜想了想,也想知道西洋郎中的检测法子,便站起身来,随贾蔷入了里间,宝钗亦跟了进去。

    在大座钟前,尹子瑜坐下,将脉枕取出,皓腕放于其上,贾蔷三指按于脉上,肌肤相触时,尹子瑜俏脸上浮起一抹云霞。

    不过见到贾蔷面色平和,眼神清正,便也没多想。

    宝钗见之却抿了抿嘴,心里微微紧张,就听贾蔷道:“你看好那钟摆,回来一圈为一下,我说开始后,默数六十下后你喊停,明白了么?”

    宝钗点头,贾蔷喊了声“开始”后,宝钗紧盯着摆锤默数起来。

    而贾蔷则侧耳记着尹子瑜的心跳,嗅着淡淡清香。尹子瑜看着贾蔷俊秀的侧脸,轻轻眨了眨眼。

    她再没想到,日后的夫君,还会精通西洋医理。

    原只想平静的度过此生,后发现不得不嫁时,只盼能得一不嫌恶她,不凌辱她,能与她一些清静的夫君。

    而见到贾蔷后,一次次的惊喜,却渐渐扰乱了她一颗原本静谧自然的心。

    “停!”

    ……

    宁府后街,香儿胡同内,第三家。

    老门房好奇的看着叩门的小丫头,和门前不远处的一顶小轿,问道:“你们是……”

    小丫头声音清脆,道:“老大爷,劳你进去同你家大爷说说,就说我元宝和小姐来探望他了。”

    这老门房闻言皱眉,道:“哪有这样的道理?你们若说来寻我们家太太和姑娘也则罢了,岂有上门寻大爷的道理?”

    元宝恼道:“你这老苍头,你才没道理呢!我们小姐是你家大爷的妾室,怎不能来寻薛大爷?”

    这老门房忽地想到了甚么,变了面色,只留下了句“且先等着”,就赶紧往里面去了。

    薛家隔壁,刘大妞听到了动静,出门看过来,正好看到小轿子里的人撩起轿帘来,露出一张千娇百媚却憔悴的脸来……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