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365 体育投注



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八章 有钱真好

    尴尬!

    特么真是尴尬呀!

    京城边上开了一个大港口,朝鲜人竟然比他们这些朝中大臣要先知道。

    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很快,这消息就传遍朝野。

    大臣们先是感到无比震惊。

    怎么可能?

    天津卫开了一个那么大的港口,而且还运作了一年多之久。

    我们竟然是一无所知。

    愤怒!

    随后大臣们就对此是无比得愤怒。

    真是被骗惨了。

    难怪当初万历愿意放弃卫辉府那豪华的潞王府,从天津卫拨了那么一块废地给潞王建潞王府,而且都还不用朝廷出钱。

    这根本就不是万历的作风。

    原来潞王府只是一个幌子。

    但也怪他们成天就盯着闺房那点事,天天坐井观天,对海外之事是毫无兴趣,不然的话,根本瞒不了这么久。

    大殿外。

    群臣是议论纷纷。

    对于万历与郭淡的勾当,真是嗤之以鼻。

    他们甚至在想,究竟这一对帝商组合,还干了多少不为人知的事。

    “督公,內相,你们是否早已知道此事?”

    张鹤鸣向张鲸、张诚问道。

    张诚道:“咱家也跟你们一样,刚刚知道此事。”

    张鲸道:“这事我们东厂可没有参与。”

    虽然万历也没有告诉他们,但其实这二人都知道的,张诚当然不会说,而张鲸的话,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为时已晚,刚开始谁知道是个什么情况,等到建成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港口。

    他觉得没有必要再说,因为已经阻止不了郭淡,当时郭淡已经控制住钞关。

    张鹤鸣又问道:“不知二位对此如何看?”

    港口跟他们太监利益是密切相连的。

    张鲸岂不知张鹤鸣有挑拨之意,滴水不漏地说道:“目前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等到弄清楚之后再说吧。”

    张诚点点头道:“督公言之有理。”

    过得一会儿,大殿得门终于打开来。

    大臣们依序入殿。

    “皇上驾到。”

    一声鸡婆嗓。

    只见万历悠哉悠哉地来到台阶上。

    三呼万岁过后,申时行身为首辅,自然先站出来,道:“启禀陛下,朝鲜遣使来询问,今年可否从上海过来,经天津卫港口,入京上贡。”

    说到“天津卫港口”时,他还故意加重几分语气。

    万历道:“贡品可海运入天津港,使节还是走陆路吧。”

    申时行一脸错愕。

    他没有想到,万历会说得如此自然。

    王家屏便站出来问道:“陛下,天津卫何时多出一个港口来?”

    万历微笑道:“哦,朕两年前在天津卫建了一个港口。”

    陈有年立刻道:“陛下,臣等对此一无所知。”

    万历道:“此乃朕的家事,故此没有跟你们说。”

    家事?

    大臣们皆是呆呆地望着万历。

    张鹤鸣好意提醒道:“陛下,我朝对于开港向来非常慎重,此乃国家大事啊!”

    “朕开一个私港,怎能算是国家大事,难道朕在后宫建一间屋,也得先向征求你们的同意吗?”万历怫然不悦道。

    “臣不敢。”张鹤鸣躬身一礼,可有道:“但是两事怎能混为一谈?”

    “这就是一回事。”

    万历轻哼道:“这‘天津卫’一名源于何典故,诸位爱卿应该也都清楚,意为天子渡口,朕在天津卫建一个天子港,乃名正言顺,有何不可。而且,朕也这么做,也是顾忌民情,不愿与民争利。

    天津卫若有一个港口,往后不少贡品就能够从天津卫入京,不用在月港与商民争利,惊扰当地百姓。”

    王锡爵、王家屏突然觉得万历说得有点道理。

    整个大明就月港一个港口,皇帝的货物往那边走,百姓的货物也往那边走,百姓当然得为皇帝让道,沿途过来,也会惊扰各个州府,从天津卫入京,那就方便多了,确实有些道理。

    沈一贯立刻道:“陛下爱民如子,真乃我大明江山社稷之福啊。”

    万历呵呵道:“这都是应该的,若非你们今日询问,朕都不想说,爱卿也莫要再提。”

    你当然不会说啊!

    李三才道:“陛下,天津卫离京城太近,在此开港口,若引来贼寇,只怕后患无穷啊。”

    万历立刻道:“爱卿此番谏言,可真是深得朕心,朕也觉得在天津卫开港,确实有此隐患啊。”

    李三才不由得面色一喜。

    这皇帝还是挺听劝得。

    这想法刚刚冒出,哪知万历话锋一转,道:“朕打算遣派朕的天子军前去镇守,并且从卫辉府订购大量火器,如此便可保万无一失。”

    神马?

    又订购火器?

    李三才吓得一惊,道:“陛下,如今国库......!”

    不等他说完,万历便道:“不用国库拨钱,朕自己掏钱。”

    “......!”

    李三才顿时无言以对。

    如今万历说话可真是硬气很,朕现在不用国家的钱,你们还能奈我何。

    大臣们心里也都明白,如今万历在外面有个小金库。

    不。

    已经是大金库了!

    张鹤鸣道:“陛下,微臣以为这不合规矩啊!”

    万历问道:“哪里不合规矩?”

    张鹤鸣道:“微臣听闻这港口就是建在潞王府......。”

    万历又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所以朕才说此乃朕得家事,朕都没有挪用百姓的土地,而是在自家弟弟家建了一个港口,又没有让国家出一分钱,全是朕自己掏的钱。还是说,爱卿认为潞王会谋反?”

    张鹤鸣忙道:“微臣绝无此意。”

    万历哼了一声,又朗声道:“如今朕为体恤商民,不惜自己花钱在自己弟弟家建造一个港口,但愿百姓也能够体会朕的一番苦衷,倘若他们还要走私,那就休怪朕不讲情面。都指挥使何在?”

    “臣在。”

    刘守有立刻站出来。

    万历道:“今后锦衣卫要加强对沿海州府的巡视,倘若发现有人开私港,出私船,一定要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微臣遵命。”

    刘守有抱拳道。

    这可真是刷新大臣们的三观。

    他们渐渐意识到,这个年轻得皇帝,可能是大明建国以来,最为无耻的皇帝。

    自己开个私港,然后马上又不准别人开,这明显就是告诉大家,今后只能往我家走,那可就要留下过路财啊!

    王家屏真得有些看不下去,道:“陛下,有道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陛下您怎么做,下面人的必将会效仿啊!”

    万历当即怒目相向,道:“王爱卿此话是何意,倒是给朕说明白,那月港难道不是给百姓用的吗?还是说朕开一个港口,就得给每个百姓都开一个港口。”

    肥宅今日的战斗力爆棚!

    王家屏被万历怼得呆若木鸡。

    “退朝!”

    扔下这两个字,万历便霸气得起身离开了。

    留下一群已经被肥宅之威给震傻了的大臣们

    不对劲!

    这不对劲呀!

    怎么会这样?

    以往可都是皇帝气得跑路,今儿却是他们被皇帝给怼得怀疑人生。

    殊不知万历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今日这个场面,已经在他脑海中已经演练过无数遍,大臣们只要一开口,他就知道下面要说什么。

    当然,这里面可是少不了郭淡的技术支持。

    整个港口,都没有让国库拨钱。

    万历才能够理直气壮说是自家事,如果当初国库拨了钱,你说是自家事,那可就真说不通。

    出得殿外,万历只觉是精神气爽啊!

    有钱真好!

    ......

    一诺牙行!

    “哎呦!这种场面,我竟然不在,没有看到陛下英明神武,可真是...真是令人遗憾啊!”

    郭淡从张诚口中得知今日朝会发生的一切,是又激动,又懊恼地拍着桌子。

    张诚呵呵笑道:“你小子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没有,没有,內相您是知道的,我仰慕的就是陛下。”

    郭淡嘿嘿一笑,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內相稍等一下。”

    他起身来到办公桌后面,拿出汇票本,又执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盖上印章,然后拿着汇票,来到张诚身前,递过去道:“关于瓷器得事,真是有劳內相了,小小意思,还望內相莫要推辞。”

    “哎呦!你这是干什么,这可是咱家分内的事。”

    说话时,张诚瞟了瞟那汇票,小心脏当即一抖。

    这可是一张五万两的汇票!

    一言不合,就砸五万两。

    咱家还贪个什么劲,跟你混就行了。

    郭淡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內相也得让下面人努力干活,这当然得犒赏一下他们,那总不能內相您出钱吧。”

    “你这......!”张诚挺不好意思地接过汇票来,笑道:“那咱家就代他们收下了。”

    郭淡又道:“內相,听说陛下的贡品一直都是由司礼监和东厂负责。”

    张诚愣了下,点点头道:“是的。”

    郭淡道:“那內相在泉州那边一定有些人脉。”

    张诚笑道:“倒是有点,你问这个作甚?”

    郭淡道:“內相,我打算去泉州做点买卖,得有个几十万两,希望借內相的人脉一用。”

    张诚惊讶道:“几十万两?”

    郭淡点点头。

    张诚道:“你投这么多钱去那边干什么?”

    郭淡讪讪道:“当然是为了赚钱,內相勿怪,这事我暂时还不能说,因为还不太确定能否成功,可一旦成功,多少钱扔过去,至少能够翻个番回来。”

    张诚眨了眨眼,心里寻思着,我的人脉你拿去赚钱,凭什么呀。道:“郭淡,你说得是真的?”

    郭淡笑道:“內相了解我的,赚钱我可不敢含糊。”

    张诚眸光闪动了几下,突然将手中汇票都递还过去。

    郭淡一愣,道:“內相,您这是什么意思?”

    张诚笑吟吟道:“郭淡,这钱是用来犒劳下面那些人的,也得汇去南边,咱家寻思着,何不跟你的钱一块过去,等赚了钱之后,再去犒劳大家。”

    “没问题,亏了算我的,赚了的全算內相的。”郭淡爽快地答应下来,又接过汇票来。

    张诚笑得更加开心了。

    这小子太懂事。

    等到张诚离开之后,郭淡便将汇票撕得粉碎,然后扔入垃圾桶,呵呵笑道:“这钱滚钱,直到滚到你死为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