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365 体育投注



正文卷 100、为人民服务

    等唱着歌的队伍走远了之后,还有些发懵的黄老板才开口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朋友答道:“社区环卫工人啊。”

    黄老板:“他们为什么要唱歌?”

    朋友:“哦,当地人嘛,很多都是能歌善舞的,唱歌能鼓舞干劲。而且他们还要参加克林区歌咏大赛,《咱们工人有力量》是指定的十首曲目之一,分当地语演唱、东国语演唱、综合评分三个奖项。”

    黄老板的朋友叫高怀同,如今也是“欢想实业体系”中的一位中层领导,刚刚担任非索港供销社第三分社主任的职务。

    在欢想实业的体系内,职级及待遇分九层。夏尔等五名董事是第九级,雷大金等四名副总裁是第八级,王丰收等一级部门主管是第七级。

    供销社是项目二部下属的重点项目,领导职务理论上是第六级,但目前属于高配,由雷大金和唐森至两位副总裁亲自主抓工作,高怀同的职务第五级,而且是下属单位的一把手。

    第三分社目前还在筹建中,估计一个月后就能开业,人员已经先到位了,以新联盟成员为主体,其中有一半都是当地土著居民,其地址就在原神枪帮的地盘内。

    这个供销社分社是在废墟上完全新建的,因此也是欢想实业的样板工程之一。枪神帮那片制D工厂都被爆破拆除了,后来华真行决定干脆再拆除周围的一片建筑,从无到有完全建设一个新的街区。

    这里的位置很重要,是非索港其他地区进入克林区的咽喉要道,所以它同时具有展示与警戒功能,一条宽阔的新马路连通外界,在边界处设立了一个检查站。

    克林区不允许外面的人携带枪支与毒P进入,检查站两旁有坚固的防暴哨所,一侧还是巡逻队的营房。这里固定驻扎着一个排的“兵力”,定期换防,有点类似于东国的武警部队。

    道路两旁有商店、饭店,用东国话说就是门面,后面还修了居民小区。这里不怎么缺地皮,所以也用不着修高层建筑,基本都是三层和两层的居民楼。

    三层楼的一楼带院子,二楼和三楼则是跃层结构,三楼带个大阳台。因为这里的夏季气候炎热、光照很强,直接住在顶楼会很烤。

    至于二层的居民楼就有点像农家小联排了,每户都是楼上楼下的结构,还外带一个院子,目前已有人入住,甚至有人已经在自家院子里养鸡。

    这样可能比较吵,母鸡下了蛋会“咯咯”叫,公鸡黎明时就会打鸣,但此地的社区管理暂时还比较宽容,从一开始起就这样大家也能习惯,更有生活气息。

    这里的电力供应还不稳定,宽带也尚未安装到每户人家,但所有线缆都预留好了,被拆除的塔架也重新立起,保证这一片区域内大部分时间有手机信号。

    供销分社是这里规模最大的一栋单体建筑,四层楼、大开间结构,虽然没有安装电梯,但除了阶梯在楼体外侧还设置了上下斜坡,可以推小车或者开机动三轮车直接上下。

    目前这栋楼还没有完工,大雨季刚刚结束,正进入最紧张的施工收尾阶段。在供销分社的旁边,有一座两层带前院的建筑已竣工。

    黄老板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两遍才确认,那院门前左侧挂的牌子是“克林区新城街道派出所”,右侧挂的牌子是“新城街道居民委员会”。

    建筑的大门上方还有一条醒目的标语,上书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

    这是都东国字而且只有东国字,没有其他任何几里国官方文字。

    见黄老板又在那里发呆,高怀同笑着解释了一番。克林区目前的居民大约有十万人,预计将来还会持续增加,这里被划分为五个街道,计划每个街道设一个派出所和居委会。

    派出所和居委会联合办公,主要职能就是维护治安,加强基层管理,组织民众开展文化活动、丰富精神生活,宣传落实各项政策措施。

    方才提到的歌咏大赛就是街道居委会组织的,优胜者有奖励,然后选拔出来再参加整个克林区的总决赛,优胜者奖励更多。

    还有些细节高主任并没有告诉黄老板,其实他自己也未必完全清楚。这些招都是华真行以及欢想实业众高层想出来的,三个老头给了不少提示,就连雷云锦都提了不少建议,最后由欢想实业的总办与文宣部制订了一系列方案。

    几里国包括非索港,此前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有效控制与组织基层,整个社会的底层结构是松散的、放任的、混乱的,才给了各街区帮派生存与发展的空间。

    就像柯夫子曾经问夏尔的那个问题,黑帮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就是弥补社区的缺位。当新联盟控制了整个克林区之后,其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控制了基层,当然不能再以帮派的方式进行管理,那样是换汤不换药。

    黄老板又指着供销社工地上一群忙碌的身影道:“他们又是什么人,都是在公厕里乱搞被罚款的吗?”

    工地上的工人好像分三拨,一拨穿着东电一公司的服装,都是东国华族人面孔,另一拨则应该是在当地工人。但还有一拨很特别,其中还有十几个肤色很白的西方人,他们的衣服前后都有四个东国字——劳动改造。

    高怀同笑着摇头道:“那倒不是,他们都是原黄金帮的成员……曾经想武装偷袭新联盟,都被缴械了。新联盟领导让他们在劳动中改造,完成新城街道的建设工程后才能放回去,还得再干一个多月呢。”

    上次抓了黄金帮八十四个人,怎么处理他们也很令人头疼,后来华真行就想了这个招,他确实不好杀人。

    当初王丰收问柯夫子为什么放过洛克的时候,记得柯夫子曾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看待夏尔?”

    这些人曾经全副武装企图袭击新联盟的“炼金工厂”,假如在枪战中被击毙倒没什么说的,可是成了俘虏之后就不能再滥杀,但也不能不处治。

    那么就让这八十四个人接受劳动改造吧,首先让他们清理那片被炸平的土地。三百多具尸首需要赶紧收敛,在土里挖出那些碎尸断肢,这活对心理的冲击很大甚至会留下阴影,也不适合让别人干,就是他们该接受的惩罚。

    被炸平的建筑中还有散落的枪支以及没有殉爆的弹药,都得清理出来,其实也挺危险的。

    华真行发现了一件事,黄金帮这批人很好用,至少综合素质方面要比原大头帮那批人高多了,真正组织起来干工程,上手也很快,不比海神帮的那批码头工人差多少。

    想想这也正常,黄金帮本身就比大头帮强得多,其帮众又来自于秩序最好的贸易区。既然好用那就好好用,完成劳动改造放回去之后,他们还可以继续为克林区的建设做贡献。

    从国际码头走到新城街道,距离可不短啊,半路找地方喝了杯水、吃了点东西,仅仅步行时间就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但黄老板并没有觉得累,这一路所见实在太新奇了。

    高怀同是故意的,带黄老板走这么长的路,就是让他好好看看克林区,明显有炫耀的成分。欢想身为原草鞋帮的成员,现非索港供销第三分社的主任,见证并亲身参与了北湾区变为克林区的整个过程,与有荣焉。

    黄老板是下午下船的,此刻太阳已落山,他还盯着工地看稀奇呢,那边已经吹哨子收工了,然后他又看见很多人跑到了派出所院墙外的空地上。

    那里是一片小广场,南边还修了个遮阳的小戏台,戏台后方的墙壁上也有一行东国字:新城街道居民文化生活广场。

    此刻有人在舞台上展开一块幕布,又从居委会的院子里接了电源,搬出投影以及音响等设备。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周围来了很多人都汇聚在广场上,有的还自带了饮料和小板凳,不少穿着“劳动改造”服装的工人也聚在那里。

    这是要放露天小电影吗?等到投影打开,声音传了出来,黄老板又再次愣住了。屏幕上放的并不是什么故事片,而是一个黑大个在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

    首先用东国语打出片头《我是夏尔》,并分别有东国语和当地土语配音分别念了一遍。然后屏幕上的黑大个就开始演讲,用的是当地土语,下方有东国语字幕。

    这显然是专业团队拍摄的,黑大个的声音洪亮、抑扬顿挫,肢体动作和情绪配合都非常到位,摄制镜头还扫过了密密麻麻的听众队伍,基本都是眼神充满渴望的当地土著。

    黑大个每讲到情感最充沛的地方都会停顿几秒钟,观众适时报以热烈的掌声。

    黄老板注意到此刻看投影的观众同样会热烈鼓掌,很多人还举起手臂握紧拳头念念有词,应该就是在背诵屏幕上的演讲内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