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365 体育投注



剑雨 332 当年的人

    隆冬。

    下了一场冷雪。

    镇上,白茫茫的一片。

    长街上,不少江湖人士纵马驰骋,来去匆匆。

    只因最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剑神谢晓峰,死了。

    此事来的突兀,原本天下无敌的人物,而今竟是转眼身死,换作谁都不敢置信,据说燕十三闻讯赶至神剑山庄,曾因谢晓峰之死而大打出手,打出了神剑山庄,后弃剑于绿水湖中,不知所踪,下落不明。

    当世两大绝顶剑客,如今一死一隐,令人叹息,不过,还有天尊。

    如今谢晓峰已死,神剑山庄便再无依仗,天下间,又有何人能遏“天尊”雄霸武林之势,所过之处,尽是杀戮,顺者昌,逆者亡,一片腥风血雨……

    小店简陋,是一间茶寮,开在街口拐角的位置,天还只是微亮,街面上晨雾未散,茶寮里的中年汉子便已开门做着生意,卖些烧饼包子,豆浆点心,烟火气十足。

    汉子年近五旬,身穿布袄,两鬓已斑,肤色黝黑,嘴唇上裂着一条条血口,脸上泛着一层油光,他边揉着面,边端着豆浆饮了一口,润了润唇。

    店铺里昏黄的灯光,在大雾里若隐若现,时有过往的江湖客歇息片刻,喝点东西,再填填肚子,生意谈不上好,但也不算冷清。。

    镇子名叫苦海镇。

    取意世如苦海,众生争渡。

    据说,这还是几十年前一位“青龙会”里的大人物取的名字;这是江湖上最出名的销金窟、温柔乡、英雄冢,有吃有喝有女人,天底下,但凡是男人,无谁不想要来此风流快活,好好挥霍享受一番,入了这里面,兴许你昨天还富甲一方,今日便一穷二白,被扫地出门;就算你是名满江湖的大侠,亦或是威震一方的豪杰,只要在这里面待上十天半月,只怕也要软了骨头,没了雄心壮志,沉沦其中,不可自拔。

    红尘如苦海,说来说去,这天下武夫,争名逐利,为的无外乎“享受”二字,求的只是三样东西,吃、喝、女人。

    而这里,无疑是最好的享受。

    一辆马车从镇子里赶了出来,车上放的,全是尸体,这其中不乏一些名动江湖的人物,结果,没死在刀光剑影之中,而是只因为没钱结账,被人打死,衣裳都被剥了去,赤条条的躺在上面,有的人,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还有的,支离破碎,怕是被人乱刀砍死的。

    那赶车的老叟顺带着还在茶寮里要了碗豆浆和两个烧饼,等吃喝完,才赶着马车消失在雾里。

    中年汉子似是早就习以为常,瞧都不瞧那马车上的尸体,自顾的做着自己的活计。

    直到。

    “踏踏踏……”

    雾里又来了脚步,从远出来,像是要进镇子。

    不过,这脚步声却是有些古怪,响起的间距,声音的大小,都似一模一样,只似那走路的人每一步都用尺子丈量过一样,平稳且富有韵律。

    店家听的一拧眉毛,揉面的动作一停,下意识望了望雾里。

    只见茫茫大雾里,一道青色身影慢慢走了过来。

    更诡异的是,这人还没过来呢,原本冷清的街面上,突然就多了很多人,有的骑着快马,有的飞奔而来,有的则是坐着轿子,有男人,也有女人,更有老少,这些人,几乎在一瞬间就挤满了他的小店,然后抛下几两银子,凝神坐着,死死的盯着那过来的人,同时开口道:“店家,你店里的东西我们全包了!”

    等到那人一步步自雾中现出身形。

    这些人的气息都跟着粗重了起来,双眼渐渐瞪大,眼仁里都因过度紧张而漫起血丝。

    中年汉子也看见了,瞧着来人,又看着对方的一身青衣,以及脸上的那张脸谱面具,他的眼神不由得跟着变了变。

    这世上穿青色衣裳的不少,喜欢戴面具的也不少,可既穿青衣又戴面具的人,却很少。

    这让他想到数十年前的的一个人,一个近乎神魔一般的人,这个人,曾屠戮天下,威震武林,乃至如今,也少有人提及,非是忘了,而是不敢,早已为武林禁忌,江湖八大派因其而一蹶不振,魔教因其而败亡,哪怕是剑神谢晓峰,这一生唯一的一败,也是为其所赐。

    不,不对,如今数十载春秋已过,就算是那人,也应该是迟暮老矣,可这个念头转眼又被其舍弃,他又想到了一些东西,一些隐秘,以至于他整张脸都跟着阴晴不定,如惊似惧。

    他看着来人,来人似有察觉,也瞧了过来,面具下的眸光晦暗不明,深邃莫测,这种异样更是让他心头忐忑。

    “无所不知,我要和你换东西!”

    那些店里坐着的人却已是迫不及待的开口了,如今江湖上的人,无谁不是遍寻着来人的踪迹,侯着等着。

    苏青把目光自店家的脸上移开,轻声道:“说吧,换什么?”

    不料一虬髯黑面的汉子瞪眼一笑,满目凶光,口中冷笑道:“哈哈,我要用你的命,换你的武功!”

    苏青听的轻笑连连。

    “好个一本万利的买卖,有趣,有趣啊!”

    另一个花枝招展,模样妩媚的女人娇声道:“你也不用和我们装了,我们知道你肯定身怀武功,但你就算再深藏不露,再厉害,总不能比那燕十三和谢晓峰还厉害吧,如今我九帮十八会的当家做主之人皆在这里,凭你一己之力,恐怕有死无生,何不乖乖的把你知道的东西都交出来!”

    只是苏青并未应她,而是慢慢看向茶寮里的那个店家,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似有迟疑的问了一句。“你是龙小云?”

    先前那个问话的女人却是见自己被人无视,俏脸一寒。“阁下莫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劝你还是想想怎么活命吧!”

    这次开口的,是那店家,他手上还沾着面粉,脸色已有些异样的白,像是也涂了层面粉,眼神里先是透着种说不出的惊骇,随后长长呼了口气,像是在平复内心的震动,若是先前他还有些迟疑,不确定,那现在,他已有十成把握相信面前的这个就是当年的那人,他竟然还活着。

    女人有些不解,秀眉一蹙,正要说话,只是娇躯却陡然一震,她双眼瞪大,回顾一扫,只见周围先前还和她商量着怎么行事的各大帮会的好手高手,此刻,都已是不动了,像是成了石塑冰雕,浑身结着一层冰霜,只在她惊骇欲绝的注视下,散作一地冰渣。

    居然全都在不知不觉中死了。

    “你——”

    尖利颤抖的声音刚落下一字。

    女人那张画着妆容的脸,瞬间像是破裂的冰面一样,四分五裂开来。

    挥袖一拂椅上的冰渣,苏青坐了上去,满怀感触的道:

    “想不到,你已是这般岁数了!”

    都来读阅读网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