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365 体育投注



第一卷 脱困 第四百零六章 他也觉得非常抱歉

    “唐总,稀客稀客!欢迎欢迎啊!”

    鸿北省周水市,军工82厂的厂办大楼下,82厂生产处处长姚锡元快步迎向从小轿车上走下来的唐子风,与他热情握手寒暄,接着又向他介绍了共同出来迎接的82厂办公室主任宋雅静。

    唐子风淡淡地笑着,与姚、宋二人客套了几句,跟在他身后的滕机副总经理郑焕和秘书熊凯却是皱起眉头,脸上已经露出了怒气。

    姚锡元似乎是看出了客人们的不满,他抱歉地解释道:“唐总,你看,这事真不巧。这两天,总公司领导下来检查工作,让我们厂的厂领导必须全程陪同,随时回答问题。听说你们要过来,我们范厂长专门交代我要向唐总你致以最真诚的歉意。他说等总公司领导走了,他一定要带全体厂领导给唐总摆酒谢罪,实在是怠慢了。”

    唐子风看看姚锡元,忽然展颜一笑,说道:“是吗?那咱们就一言为定。到时候少一个厂领导,我都不依哦。”

    “呃……”姚锡元一下子就被噎住了,半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老大,我这就是一句客气话好吧,咋就一言为定了呢?早听说临机集团的总经理是个小年轻,少不更事,闹了半天还真是这样啊。

    这天是没法聊下去了,宋雅静凑上前来,打起了圆场:“唐总,还有郑总,熊秘书,你们这一路过来,都辛苦了吧?范厂长交代我给各位在招待所都安排好了房间,我们军工系统比较穷,招待所的条件也不太好,各位多多担待。要不,咱们就先到招待所去休息一下?”

    “也好吧。”唐子风点头答应了。

    因为从京城到周水没有直达的航班,也没有直达的火车,他们一行是先飞到鸿北省会白流,再从白流机床公司借了辆轿车,一路开车过来的,路上也的确是有些辛苦。大家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要谈正事也不太合适,还是休息一下再说吧。

    82厂的招待所并不像宋雅静说的那样不堪,装修档次和设施至少也能相当于鸿北省内四星级酒店的标准了。宋雅静给唐子风开的是一个豪华套间,郑焕和熊凯也各自住了一个豪华标间,总算是给了点面子。

    姚锡元和宋雅静把唐子风一行送到招待所安顿好之后,便以不打搅贵客休息为由,先行离开了。郑焕和熊凯各回自己房间洗漱了一下,然后便来到了唐子风的房间。

    “这是故意晾着咱们啊!”

    在沙发上坐下之后,郑焕愤愤不平地说道。

    “所有的厂领导都陪总公司领导去了,连一个副厂级的领导都抽不出来,让两个中层干部来迎接我们集团总经理,这个82厂的谱,也摆得太大了吧?”

    熊凯一边给唐子风和郑焕沏茶,一边评论道。

    虽然国家一直在说企业要去行政化,但体制内的人,对于行政级别这样的东西还是非常敏感的。按以往的规则算下来,82厂的厂长范朝东也不过是个副局级,副厂长则只相当于正处级。

    唐子风的级别是正局,他到82厂来拜访,范朝东出面迎接都不敢用“亲自”二字,因为他的级别比唐子风低。可谁曾想,82厂能够做得这么绝,唐子风来了,非但厂长范朝东不出面,连副厂长都没一个出来,只派了两个中层干部来迎接,这简直就是红果果的羞辱了,也难怪郑焕和熊凯会怒形于色。

    唐子风对此却是十分淡定,他明白,82厂的厂领导绝对不是不懂规矩的人。早些年军工系统自成体系,的确有些不食人间烟火,这些年军工也受到市场化的影响了,如果再不懂得市场上这些规矩,企业恐怕是寸步难行。

    说个简单的例子,像82厂这样规模的军工企业,都有自己的子弟小学、子弟中学,以往,厂里的职工子弟都是在厂内上学的,与社会无关。可这些年大家越来越重视教育,同样是中小学,也有了重点与非重点之分。

    这类军工企业里的子弟学校,教学质量与市里的重点学校差着好几个档次。那些自认为自家孩子还挺有出息的职工,谁不想把孩子送到市里去读书?

    要想让职工子弟去市里读书,厂子就得和当地政府搞好关系,搞点“共建”啥的,争取一年能弄来几十个名额,至少把领导、中层干部家里的孩子安排好。要做到这点,你不得学一点人情世故?成天一副我是军工我最拽的嘴脸,人家地方政府能买你的账吗?

    既然懂得这些规矩,却不守规矩,降低了好几档规格来迎接唐子风一行,82厂想表达的意思,唐子风能悟不出来吗?

    “这就是要告诉我们,铣床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再和我们谈的。”郑焕说道。

    “我们本来也不是来谈的。”唐子风说。

    “可是,唐总,人家咬住了就是不要咱们的铣床,咱们还真拿他们没办法啊。”郑焕愁眉苦脸地说,“在这之前,古总,还有劲松和我,都和82厂谈过,也找过他们总公司,还联系了科工委,他们都是一堆客观困难,归齐了就是一句话,没戏!

    “我上次来的时候,还见到了他们的常务副厂长柯国强。这一回你亲自来,他们却连柯国强都没安排,派了个姚锡元来见你,这就是态度越来越强硬了。”

    “这件事,原本也不可能和平解决。他们强硬,我们也强硬,最后就看谁更硬了。我这趟过来,就算是先礼后兵吧。”唐子风说。

    一行人到82厂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中午时分。大家休息了一会之后,姚锡元和宋雅静重新出现,盛情邀请唐子风一行到招待所食堂用餐。席间姚、宋二人热情地向唐子风敬酒,唐子风推说自己身体不佳,让郑焕和熊凯接了对方的酒。

    姚、宋二人自然知道唐子风是觉得他们俩不配与自己喝酒,但事实就是如此,他们俩的级别的确不够,唐子风在他们面前甩大牌,他们也只能忍着。

    午餐后,唐子风一行又休息了一会,到下午两点来钟,他们才在姚锡元的陪同下,来到82厂小会议室,开始进行会谈。

    “我和郑总这次的来意,想必姚处长是知道的吧?我想我们大家就不必再绕弯子了,我只问姚处长一句,对于精密铣床这件事,82厂是什么态度?”

    会谈开始,唐子风开门见山地提出了问题。对方都已经开始耍赖了,他也没必要再讲什么委婉。

    姚锡元没有料到唐子风会说得这么直接,愣了几秒钟,才讷讷地说道:“唐总,你和郑总的来意,我肯定是知道的。但是,这件事嘛,其实我们过去已经向古总、郑总他们解释过了,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所以要请唐总和郑总理解。”

    唐子风说:“82厂有什么难处,我不太清楚。不过我可以确信一点,那就是82厂的难处,不是滕机给你们造成的,这一点,姚处长不否认吧?”

    “这,这是自然的……”姚锡元尴尬地应道。

    唐子风接着说:“可是,我们滕机现在面临的难处,却是82厂给我们造成的。82厂通过科工委,向滕机提出研发专用精密铣床的要求,并且承诺只要我们研发出来的精密铣床达到你们的技术要求,你们至少会采购200台。

    “我们前后投入4000多万元,按时按质地把铣床研发出来了,科工委和82厂的专家都却参加了技术鉴定会,确认我们研发出来的铣床达到了你们提出的技术要求,而你们却反悔了,只答应采购20台,让我们投入的研发成本全部打了水漂。姚处长觉得,这个责任是不是应当由82厂来负?”

    “这……”姚锡元说不出话了。他原本就是个老实人,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自己的厂子是理亏的,面对对方的质问,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啥好。

    在一旁陪同会谈的宋雅静把眉毛一挑,发话了:

    “唐总,这件事,我也多少了解一些。你说这个责任完全应当由82厂来负,也是不够严谨的。我们为什么放弃了滕机的铣床,转去采购博泰的铣床,那是因为博泰的铣床的确是比滕机的铣床质量更好,生产效率更高。

    “我们82厂是军工企业,是为国防一线生产先进武器的。对于我们来说,高质高效地完成生产任务是第一位的,这涉及到国家安全,容不得半点私人感情。

    “我们没有采购滕机的铣床,的确是给滕机造成了一些损失,这一点,我们范厂长也反复讲过,他也觉得非常抱歉。但我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我们82厂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国防需要。

    “唐总你可能不知道,为了研制这种新型导弹,我们82厂全体干部职工没日没夜地奋战了三年之久,连我们范厂长都累得住了两次院。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能够早日生产出新型导弹,巩固国防吗?

    “我们82厂能够为国防事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滕机作为一家老牌国有企业,损失一点利润,难道就不可以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